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安雷】有心论 03

有心论   03

雷狮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形容安迷修的眼睛。或许,他也想不到这甚至会用上更多的时间——远比他想的还要多。


风声掩盖了轻缓的脚步,安迷修不由自主的朝雷狮走近了些。彗星的光尾划开一道弧,似乎也随着他步调逐渐在靠近。

似乎是意识到他的靠近,雷狮转过脸来,一瞬间有些懵懂的表情,深紫的瞳孔保留着刚才那样的光彩,风吹起他稍长的额发。  “喂,看什么呢你?”随即雷狮勾起唇角,抬手理了理围巾。

“你。”

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安迷修顿了顿,又像是确认,再次重复了一遍,“你。”

“至少现在的确是.....”随即他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抬手摸摸鼻尖,朝人眨眨眼睛。

彗星速度会有多快?它从近千万千米甚至用光年来计算的距离来到此间,以或许每秒几十千米甚至更高的速度撞进大气层。即使有时它带来的是无法预料的风险,在短暂的时间里仍旧带来了足以令我们惊叹并称之为奇迹那样的绚烂瞬间,填满所有脑海里的想象。灿烂的彗尾,或许会带过漂浮于宇宙中的流星物质,同母彗星一起撞进大气层,燃烧,将动能转化为我们所见到的,光。
有人说,甚至有时我们看到的,是它们离去之后,残留在大气之中的残影。
但总有些时候,它们似乎触手可及。比如.....

雷狮迎上人无遮无拦看过来的视线。风声鼓动着耳膜。像是在坠落,倒转着,周遭的风吹起他的衣角和头发,然后他坠落进一双湖水般的绿色瞳孔,和其间拖着一道光尾缓缓前行的彗星撞个满怀。
雷狮笑起来,“那么,除此之外?”

安迷修微微张了口,随即又重新回归静默。

——当我们长久的凝望湖水.......

安迷修不免的愣了一下。

——我们要长久的凝望湖水.......

心脏蓦的停了一拍。耳边的风声似乎愈发清晰,他甚至能清晰的听见彗星划开大气层磨出的火花的声响。也许只需要一眼,他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随即,安迷修不自觉轻笑出声。而那对深紫瞳孔中的倒影镀上一层彗星的光芒。

“我。”啊,是我。

——我们长久的凝望湖水,直至重新认出对方。

意料之外的答案,安迷修。
“再近些。”雷狮笑起来。
距离被缩短至咫尺,甚至能够感觉的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微弱温度。
雷狮咂了下舌,向前迈近一步,轻阖眼睑吻上人唇。

更加深远的夜空,彗星已经开始远去,余下依旧灿烂的彗尾,标记的它一路的轨迹。
风将围巾吹散,安静的滑落了肩头。

这个突然的吻及其短暂,或者说仅仅算是触碰,另一端的温度甚至都来不及清晰的传递到另一端,离开之后甚至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风吹过,再带走最后一点微弱余温。

分开之后,雷狮向后后退了一步,接着,再退开一步。安迷修怔怔的站在原地,半晌,他抬起手,微凉指尖覆上唇间。

“雷狮,你......”

雷狮只是轻快的背过身,轻轻挥了挥手, 身形逐渐隐没进漆黑的楼梯口。连同远空逐渐隐没的光尾。

“安迷修啊..........”




也许是一场他们彼此都始料未及的意外吧。就像是地球自转的轨迹闯进来一颗小小的星体,它以无法被预测的轨迹,以无法去精确捕捉的速度,以无法言喻的光,出现在大气层,划出一道另人忍不住惊叹的轨迹。

评论(2)
热度(9)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