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FGO库丘林厨/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田柾国/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安雷】有心论 05

#久违的xxxx

有心论 05

糖球开始慢慢于口中融化开,甜腻的气息一点点渗进味蕾。安迷修微微皱了眉,他还是不太擅长这种味道。江亦噬甜,典型的甜食主义者的口袋里总有糖果和小点心,以便随时补给。安迷修看了一眼含过一口的棒棒糖,想了想,塞进嘴里,犬齿一点点咬碎糖球,与纸棒分离,应付似的以咀嚼对付剩下的甜腻味道。

安然,这是安迷修曾经的监护人的名字。是个人如其名的人吧,如果你问安迷修,他会这么回答。安迷修从一本书上看到过,极少人会一生都保持着一直以来的性格,行为,习惯。显然,比起他的监护人,安迷修并不属于这特殊的少数。当然,至少是在安迷修自己看来是这样。
比如,安迷修也曾经是个甜食主义者,也拥有...

 

【安雷】何以为继

因为被屏了所以.......请↓
见评论区链接_(:з」∠)_手机不太会弄外链x
只有一点点三轮车内容xxxx真的xxx

苍蝇式搓手xx
ooc有,ooc有,ooc有。

 

【安雷】有心论 04

有心论  04

光倾泄般滑进瞳孔,干涩的轻微刺痛感逐渐清晰,安迷修这才抬了手挡在眼前。而在天明之前,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仰面平躺在他那张单人床上,注视着天花板。
像个孩子一样反复确认着,手指轻触于唇间,不时伸了舌尖轻轻舔舐,随即晃晃脑袋,像是在否认在此时闯入脑中的想法,以及为自己现在的行为感到一丝羞耻。
这是他在回到自己的员工宿舍的路上所做过的。

彗星离开大气层已经将近八小时零四十分钟。而现在,他该重新穿上那套制服,挂上工作牌,把呆愣着望着镜头的自己翻到正面。

咖啡罐被用力放在他面前,生生吓退了一半的哈欠。索性是这也代表他至少没在工作当中因为他今天的状态出什么岔子。安迷修无奈...

 

【安雷】有心论 03

有心论   03

雷狮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形容安迷修的眼睛。或许,他也想不到这甚至会用上更多的时间——远比他想的还要多。

风声掩盖了轻缓的脚步,安迷修不由自主的朝雷狮走近了些。彗星的光尾划开一道弧,似乎也随着他步调逐渐在靠近。

似乎是意识到他的靠近,雷狮转过脸来,一瞬间有些懵懂的表情,深紫的瞳孔保留着刚才那样的光彩,风吹起他稍长的额发。  “喂,看什么呢你?”随即雷狮勾起唇角,抬手理了理围巾。

“你。”

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安迷修顿了顿,又像是确认,再次重复了一遍,“你。”

“至少现在的确是.....”随即他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抬手摸摸鼻尖,朝人...

 

【安雷】有心论 02

有心论    02

去,还是不去。
安迷修百无聊赖的划着手机屏幕,通话记录翻到底然后又重新回到刚才的那一次通话。接听的一侧耳朵微微有些升温,他缓缓抬手摸摸耳尖,随即覆上一侧脸颊,指尖的冰凉触感似乎使他仍旧晕乎乎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

安迷修仰靠于靠枕上,视线飘忽到没开灯的昏暗屋顶,冷灰色的天花板如同此刻大脑中混沌的空白。时钟嘀嗒作响,厨房洗碗池滴水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呼吸声,尚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传到耳膜的动脉血液流动的嗡鸣....半晌,安迷修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将四肢伸展开,整个人彻底陷入了这个不大的单人沙发。
看吧,难得的休假。
墙壁反射开他无奈的轻笑,直至逐渐在介质...

 

【安雷】有心论 01

有心论    cp:安雷

01
当安迷修彻底清醒过来时,他噌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失去支撑滑落到了地面——看起来是拜他昨晚的糟糕睡相所赐。
身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亮。一则未读讯息。时间,上午九点二十分。
然而他已顾不上这些了,拎起昨晚稀里糊涂脱下的制服衬衫。显然已经有些发皱,带着昨晚的酒精气味和些许汗渍,安迷修皱着眉头把它扔到一边,打开橱柜翻出备用制服手忙脚乱的换上,以最快的手速努力扣着扣子,手指几乎要打架。一边套裤子一边跌跌撞撞往盥洗室小跑。接着安迷修仅用了五分钟搞定了洗漱,然后例行发胶的工事。最后他掐着最后的死线冲出房门,员工宿舍的楼道里只剩下他急促的脚步声。电梯在...

 

【安雷】有心论

⊙双机长设√虽然其实一开始安哥是塔台的√
暂且请无视掉部分不合实际的一些bug吧√我会努力查相关资料的_(:з」∠)_不过,欢迎捉虫以及科普√

虽然有心论这首歌并不适合送给这两个人,但是仍然想把里面所表白的那样,想把一样的甜度送给他们——当他们真正的开始被称之为“他们”。

地球是圆的,环绕了漫长曲线仍旧能回归原点。
我啊,因为这个普通又无趣的常识而雀跃着。

当两条航线开始交汇.....不,这里要说的可不是一场事故,怎么说呢,其实也应该是等同于一场突发事故那样的,不同于在此之前任何一天的,这样的现象。

00

安迷修只需要转过脸就能看到雷狮。

——“这次的距离是最近的一次,不同于以往的任何...

 

予你

¤也许和bgm并不相符
¤也就是自己爽一下吧,复建开始。

BGM:Youth——Troye sivan

风起,拂动鸽子的白羽,喷泉折射着午后的阳光。
安迷修放下相机,比了个ok的手势,阳光渲染开他脸上的微笑。雷狮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矿泉水瓶,拧开,仰头灌下,喉结因吞咽动作上下,绷出的姣好线条被阳光营造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质感,有几滴水悄悄顺着脖颈流下。安迷修近乎是鬼使神差的举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
注意到闪光灯,雷狮放下水瓶,却勾起唇角,因阳光而轻眯起眼眸朝他看过来。安迷修一时愣愣的端着相机,来不及反应。

“咔擦。”

那两张照片自然是被擅自印出来了。不得不说那天下午的光线...

 

隐喻时期的爱情

#自娱自乐产物   ooc注意

#关于一个狗血爱情故事


00·

现在,他就在这扇门前。

抬手敲了敲门,三下,间隔均匀,像是在拜访一个已经生分的老朋友。他曾想象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

门开了,不是方锐。


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份关东煮,一路往车站走一路吃着。隔着纸质餐盒,关东煮有些凉了,残存的余温来不及渗入手心便消散,吃到嘴里的也已没有店里那么浓郁的味道。

车辆很少,他看着站牌,计算着兜里那张返程票的时间。

车站空无一人,虽然时间不算太晚。

“你要等的车没有了。”有人走到他身旁。“是吗?那你知道附近哪里可以打车吗?”他低...

 

往事书

在这边存一下吧_(:з」∠)_
关于安迷修的臆想。

他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宽阔的背影,和铺天盖地涌来的如血黄昏,还有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以及盔甲之下包裹着的遒劲有力的身体和伤痕。
男人朝他轻轻勾起唇角。

“安迷修。”

他醒了,坐起来。风吹开窗帘,晨光这才挤进来,吞没掉房间里最后一丝夜色。

男人在沙发上睡了一夜。还没来得及脱掉沾了昨夜因为暴雨而于路面积起的泥水的鞋子,合着风衣瘫倒在沙发上,手自然下垂于身侧,脚边还放着装了些啤酒和部分生活用品的便利店塑料袋。他放轻了脚步走近,就这样安静的看着男人的睡脸。

男人已步入中年,但时间仍遮掩不了过去的棱角,依旧是不温不火的笑着,也依旧一如既往的固执,只是...

 

【安雷】骄阳似火

#其实我本以为这个玩具车很隐秘的xx
#所以说只好重发一遍,抱歉_(:з」∠)_
#所以请劳烦走一下链接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4838322132069

 

【安雷】夜色正好

#关于龙舌兰的一种有趣的喝法。

他推开酒吧的厚重木门,风铃轻响,迷乱灯光和爵士乐于刹那潮水般将整个没入另一个世界。门在身后关上,隔离开单调的夜色。

女士香水,香烟,冰块轻响,朗姆酒跌落入玻璃酒杯。

墨镜眼珠幽深瞳孔里的轻浮,朝侍者打了个响指示意。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靠过来的妖艳女人丰满的臀部,脚步轻快的路过年轻女孩合着节拍摇晃的新鲜胴体,将墨镜上推至额顶,朝正在表演婀娜舞姿的钢管舞女吹起一个轻佻的口哨。脱去外套,只剩一件无袖露腰的黑色背心,显出流畅紧绷的肌肉线条和腰线。银制打火机于左手指间轻巧的打个转,发出短促的轻响点燃右手指间夹着的一支香烟。于吧台前坐下,轻勾起唇角。

“龙舌兰,老规矩...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