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老林生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补上一个迟到的生贺

#林敬言,生日快乐。给你吃点心√

#偶然看到的一首诗√虽然不知道林方有没有太太用过······


飞机因天气原因延迟,但他已不想再等下去。

痒。

要抓心挠肺,声嘶力竭。

喉间充斥着锈蚀般的血腥气息。锈蚀了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发出的两个音节。

从N市到G市。

林敬言离开机场,拦了辆刚好路过的出租,去火车站。

火车车程,N市到G市,根本算不上好的对策。要多久来着?几天?几小时?

捏着车票挤在人堆里,不知道在没在排队。火车迟迟未到,人群因等待而骚动。

他不想再等待,只想在路上,在逐渐靠近那个人的路上。


天如水洗般的蓝,林敬言想起那双眼睛。

想起两具身体贴近,灼热的气息,耳鬓厮磨间沙哑的嗓音呢喃着对方的名字。

什么都不想,在每一个流动着的血红细胞里刻画下对方的名字,在每一下脉搏的涌动里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黄昏,在公寓的落地窗前的黄昏,在这一刻的同时,在各个地方,大半个中国,发生着大大小小的事。但此刻是属于彼此,黄昏在落地窗前,他们在落地窗前接吻,触摸着彼此的身体,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在黄昏,在黄昏的落地窗前,在他的公寓,公寓在N市,N市是中国的一座城,中国是地球上的一块版图,地球,是虚空的漫长银河间的一颗星。


心脏迫不及待的撞击着胸膛。

也许当他已是姗姗来迟,心却带着灵魂先一步敲响那个人的房门。


方锐。

林敬言默念着这两个字。

难耐。

窗外股进来的风带着火车撞击铁轨的急迫,和夏日的燥热,混着汗水粘连着衣衫。

想,曾经一起度过的每一个干柴烈火的夜晚。

想,关了灯的房间里他注视着那双眼睛,看着那双手轻解着扣子,衣衫顺着身体线条滑下,趁着照进房间的月光,夜色刚好。


火车经过了哪些地方?他不知道。

每过一站,他知道,这是在靠近那个人的路上。


他想起偶然间看到的句子: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他笑。在此时。

炽热而滚烫的词句。

他想象着指关节轻扣响房门。

他想,当房门打开,他会笑着给对方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吻,或是

或者是不管那些迂回的细节,不管声控灯是否还亮着,不管是否把门关上,不管有没有重逢那一瞬间的准备

他想再一次,深陷在那双映着夜色眼睛里,深陷在干柴烈火般的夜里,没来得及空调的房间,和这场旅途一样措手不及的彼此。


the end


老林,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2)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