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安雷】有心论 04

有心论  04

光倾泄般滑进瞳孔,干涩的轻微刺痛感逐渐清晰,安迷修这才抬了手挡在眼前。而在天明之前,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仰面平躺在他那张单人床上,注视着天花板。
像个孩子一样反复确认着,手指轻触于唇间,不时伸了舌尖轻轻舔舐,随即晃晃脑袋,像是在否认在此时闯入脑中的想法,以及为自己现在的行为感到一丝羞耻。
这是他在回到自己的员工宿舍的路上所做过的。

彗星离开大气层已经将近八小时零四十分钟。而现在,他该重新穿上那套制服,挂上工作牌,把呆愣着望着镜头的自己翻到正面。

咖啡罐被用力放在他面前,生生吓退了一半的哈欠。索性是这也代表他至少没在工作当中因为他今天的状态出什么岔子。安迷修无奈的长出一口气,拉开拉环,抬头冲一旁的同事抱歉的笑笑。
“行了,别笑了。”看着傻里傻气的。后半句被好心的收了回去。

彗星效应。

这个词跑出来的瞬间被他无意识的在下午的工作中嗫喏出声。
雷狮不知道又飞了哪条线。这次倒没怎么分配到他的指挥。按下一个接听按钮,熟悉的编号搏动了一根弦。
那头明显短暂的愣了一下,耳机里电磁波将那头轻微的呼吸声也一并清晰的转达过来,安迷修轻轻的深吸一口气,像之前的工作一样以平稳的音调和语气下达着降落指示。

“Good luck.”

“Clear to land.”


安迷修掐准了时间点按下了拨出键,那头却意外的很快就被接起来。

“.....喂?”他试探着出声。

“嗯。”简短的回应。显然也是在压抑着不耐烦。

“刚才....是你吧....?”安迷修已经不清楚自己要说什么,包括这个像是预谋一样的鬼使神差拨出的电话。电磁波轻微的噪音,将对面轻微的呼吸也一并传送过来,轻轻震颤着耳膜。微痒,就像是耳语。
戴着受话器坐在塔台的主控室与另一端通话,那么多种声音从电磁波传入耳膜,不同的声调,语气,声线,甚至呼吸间隔,现在这样的情况对于安迷修来说似乎还是第一次。
但对面显然是停顿了一下。或许是因为这个看来有些傻气的问题。
电磁波也将对面因为突然笑出声来的促音和气声也一并送入耳膜,搔得耳尖微红发烫。

啊啊,彗星效应。安迷修轻轻的在电磁波的这头笑出声。

“雷狮,你很特别。”

“安迷修,”对面轻声开口,听不出是什么语气,被电磁波的轻微噪音弄得一瞬间有些失真的恍惚。

“啊....啊?”

“你很无聊。”

对面剩下了忙音,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堵回去,安迷修甚至一时忘了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僵着嘴角,干咳了一下,在一旁目睹了全部表情变化过程的同事江亦宛如看智障一样的眼神下,机械的伸手松了松领带。

如果可以,安迷修想冲回几分钟前把电话在接通瞬间挂断,然后给自己狠狠一记上勾拳。

“对面是艾比也没见你这样......啧啧....”江亦拆开一个棒棒糖塞进嘴里,“雷狮.....我们最年轻的荣誉机长....”他从兜里又拿出一颗糖递给安迷修,“哎,吃吗?”


#江亦,我们的后期助攻选手√

评论(1)
热度(6)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