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安雷】有心论 01

有心论    cp:安雷

01
当安迷修彻底清醒过来时,他噌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失去支撑滑落到了地面——看起来是拜他昨晚的糟糕睡相所赐。
身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亮。一则未读讯息。时间,上午九点二十分。
然而他已顾不上这些了,拎起昨晚稀里糊涂脱下的制服衬衫。显然已经有些发皱,带着昨晚的酒精气味和些许汗渍,安迷修皱着眉头把它扔到一边,打开橱柜翻出备用制服手忙脚乱的换上,以最快的手速努力扣着扣子,手指几乎要打架。一边套裤子一边跌跌撞撞往盥洗室小跑。接着安迷修仅用了五分钟搞定了洗漱,然后例行发胶的工事。最后他掐着最后的死线冲出房门,员工宿舍的楼道里只剩下他急促的脚步声。电梯在这时碰巧打开——他以前可从没有这种运气。但至少安迷修没想到他就这样和人撞了个满怀。
“安迷修...?你这么急做什么?”安迷修认出来是同一班次的同事,江亦。江亦把他打量了一遍,明白了情况,强忍了笑意拍拍他的肩膀,“回去睡会儿吧,下个班次起码在后天,好好珍惜休假吧,安大管制官。”

安迷修悻悻的回到他的房间,皱着眉头看着满屋的狼藉,叹口气,把自己砸回单人沙发上。
倒霉。
拜昨晚那杯龙舌兰所赐,当然,还有他的“好酒量”,太阳穴鼓动着刺痛神经,他甚至不敢晃晃晕乎乎的脑袋,只能勉强用指节按一按。电话在此时好巧不巧的铃声大作,安迷修瘫在沙发靠背上纠结着是否去接,只待铃声逐渐平息,但还没等他松一口气,铃声不依不挠的再次响起。安迷修大声呻吟了一下,用力撑自己起身去接。
接听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头疼似乎有更加严重的趋势。
那头毫无疑问的是雷狮。慵懒的声线通过电磁波传过来,带着在他听来依旧蛮不讲理的语气。

“今晚八点二十,在我宿舍楼下。还有,不许迟到。”

不过,八点二十.....安迷修彻底瘫在沙发上。昨晚电台的播放内容模模糊糊的传来。

——“在明晚的八点三十左右,这百年难遇的幸运会降临于本市,在c市城北机场附近可见度很高。”

彗星啊.....安迷修看着天花板,以前倒是看过一次。但似乎,只有那一次了吧....至少当时自己是这么想的。他近乎没有察觉此刻正轻轻的上扬一个细微弧度的唇角,缓缓抬手覆上眼睛。

师父,是彗星哦。第二次。

合上眼,安迷修甚至还能回想起来,迎着因为狭管效应而从前方鼓动来的风,他一步步从通道口走出来,走到开阔平坦的停机坪,风卷动了草坪修剪整齐的草叶,男人宽阔的脊背制服笔挺。这时,星点的光亮于天际边逐渐清晰,靠近,高速运动摩擦气流产生的光和热变化为更为灿烂的光芒流动进眼底。安迷修甚至来不及惊叹,微张了嘴仰脸目送这一道光。“安迷修!你看!快!许个愿许个愿!”男人在此刻看起来就像个兴奋的少年,光芒渗进他眼底的笑意。当时,他许了个什么样的愿望呢?

实现了吗?

“也许再没有下次了吧。”安迷修记得男人久久的注视着重归于深重色彩的天空,轻声开口道。

“有哦,师父。”安迷修摩挲着摆在小茶几上的照片,上面他和男人都冲着镜头笑着,男人宽厚的手掌揉乱了他的头发。他想起来,他似乎很久没有像那样无所顾忌的笑过了。

TBC

评论(12)
热度(9)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