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隐喻时期的爱情

#自娱自乐产物   ooc注意

#关于一个狗血爱情故事

 

00·

现在,他就在这扇门前。

抬手敲了敲门,三下,间隔均匀,像是在拜访一个已经生分的老朋友。他曾想象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

门开了,不是方锐。

 

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份关东煮,一路往车站走一路吃着。隔着纸质餐盒,关东煮有些凉了,残存的余温来不及渗入手心便消散,吃到嘴里的也已没有店里那么浓郁的味道。

车辆很少,他看着站牌,计算着兜里那张返程票的时间。

车站空无一人,虽然时间不算太晚。

“你要等的车没有了。”有人走到他身旁。“是吗?那你知道附近哪里可以打车吗?”他低头看了看腕表。

 

“老林。”

 

他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试图让自己像以前一样笑起来,轻快的转过脸。

方锐。

末班车在这时进站。

“好了,我走了。下次别这么忽悠人了,”林敬言顿了顿,最后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方大大。”当他背过身准备上车时,却陷入了一个拥抱。

 

方锐从背后搂住他,脸埋进他肩上的厚围巾。

 

“还走吗?”司机留着门,侧过身子问他。

“您先走吧,谢谢。”他抱歉的冲司机笑了笑。

 

“你说对了,真没车了。”他想说点什么,找到这么一句。但身后没有回应。他想再说些什么,哪怕是废话也好,最后也只好就这么僵着。

心里像什么在堵着,最后也只能这么安静的僵着。

身后的人这才松了手,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低头站着,像个被老师训话的小学生。林敬言转过来哭笑不得的揉一把人低垂着的头,“打算去哪儿?我送你?”回答他的只有沉默中途,某人轻轻吸了吸鼻子的声音。

林敬言第一次觉得和方锐交流起来有些棘手。毕竟从前,到处满嘴跑火车的人,是方锐。他似乎从来不用到处找话说,也不用适应静默。

林敬言再次看了看腕表,知道那张返程票基本作废。“饿不饿?”这次垂下的头又重新抬起来,湿漉漉的像狗一样的眼睛看着他,半晌,点点头。

 

方锐落后他一步微微低了头走在他身后,不时的踢一下路边的石子或者飘落的枯叶。林敬言悄悄回了头看,方锐只穿了件不算厚的卫衣,手缩进了袖子里,一会儿又放进了衣兜,微红的鼻尖,像兔子那样不时抽一抽。他解下围巾,回身在人脖子上绕了两绕,伸出手,“冷吗?我帮你捂捂。”人缩在袖子里的手,犹犹豫豫的伸出口袋,他捉过来用两手覆住,小心的包在手心,然后再一手牵住,牵着往前走。

“老林······”身边的人停下脚步,“我想喝鸭血粉丝汤。”声音很轻,像是下一秒就要吹散在风里,带着轻微的鼻音。一愣,压在心底的翻涌着冲上来,眼眶干涩得发疼。“好啊,我看看哪儿有···”

“回N市。”

 

车窗外倒退着飞驰而过的事物在眼前失了真,方锐又回归了沉默,半张脸埋进围巾里。

回N市。

“你还是不想说话。”

没有任何回应。

“那你听我说吧。”林敬言仰靠在座椅靠背上,仰头看着车顶。

“我被拉去相亲了,和相亲对象说起了你。最后,她问我,你之于我,是什么。我说,”林敬言顿了顿,起身看着窗外夜色吞没渲染的一切和不断向后流走的灯火,行点的光亮映在瞳孔,像盛了整片星空,也在不断的,被夜色吞没。“我说,都结束了,但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回忆不起来。那个女孩问这个问题时,真的近乎是一片空白。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起,只是,似乎真的什么都没有。”

“最后,她告诉我,既然结束了,我之于你,什么也不是,同样的,你也是。”

“那你呢?”方锐的声音闷在围巾里,依旧很轻。

“我?我不知道。”林敬言不自觉上扬了唇角轻笑,“所以,我回来了。我想,等我见到你,我就会明白。”

 

N市到了。


评论
热度(10)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