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你我若为逸事,传尽朱唇白齿。
2018
想要写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文字。

“那么,你又舍弃了什么?”
“我只在乎在那之后我会得到什么。”

目前ES狮心组 过激奶次吹/凹凸安雷/红海行动顺懂/vixx Ravi/BTS 糖锡激推/MHA 轰爆or胜出 咔酱是正义xx

【安雷】夜色正好

#关于龙舌兰的一种有趣的喝法。

他推开酒吧的厚重木门,风铃轻响,迷乱灯光和爵士乐于刹那潮水般将整个没入另一个世界。门在身后关上,隔离开单调的夜色。

女士香水,香烟,冰块轻响,朗姆酒跌落入玻璃酒杯。

墨镜眼珠幽深瞳孔里的轻浮,朝侍者打了个响指示意。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靠过来的妖艳女人丰满的臀部,脚步轻快的路过年轻女孩合着节拍摇晃的新鲜胴体,将墨镜上推至额顶,朝正在表演婀娜舞姿的钢管舞女吹起一个轻佻的口哨。脱去外套,只剩一件无袖露腰的黑色背心,显出流畅紧绷的肌肉线条和腰线。银制打火机于左手指间轻巧的打个转,发出短促的轻响点燃右手指间夹着的一支香烟。于吧台前坐下,轻勾起唇角。

“龙舌兰,老规矩。”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喝不腻啊。”
男人带着夜晚的露水气息在身旁坐下。
抬手看了看表,指尖合着爵士乐节奏轻扣木制吧台。

“你迟到了,安迷修。”

轻眯起双眸,不由分说的将人的身影禁锢于视线中,朝人缓缓靠近,“喝过龙舌兰吗?”不等人的回答,眼底划过一丝恶作剧般的狡猾,于人耳畔轻吟。

“我教你。”

近乎透明的细微盐粒晶体,微微粗糙的质感沾染上修长指尖,轻解开人前两枚衬衫扣子,抚上人脖颈,指尖顺着流畅线条轻轻摩挲,盐粒被涂抹于颈部一侧。他将新鲜柠檬片递至人唇边,新鲜的果汁正轻舐指尖,“来,先含着。”安迷修愣了愣神,但还是犹豫着轻轻含在唇间。

接着,是一个吻,轻点于唇间,浅尝即止,沾染上一点柠檬的酸涩和清香,啄吻而下,吻上喉结,啃咬于颈侧,轻轻舔吮出暧昧红痕,盐的咸和粗糙质感似乎混入了人身上的气息,他不自觉勾了唇角轻笑着不可思议的奇妙现状。

举了小巧的玻璃酒杯,越过杯沿注视那一双祖母绿般温润的瞳孔,仰头,将部分酒液含入口中。
舌尖触及酒液,一阵犹如致幻剂般的酥麻感逐渐侵蚀开来,接着是酒精的冷冽而暴戾侵袭上感官,一点点灼烧上神经,迷离着眼神缓步靠近,抬了左膝半跨坐于人腿上。额头轻抵,鼻尖交错,交换呼吸,吻上人唇,尽数将酒液渡入人口中。舌尖交缠,与之争夺那一小片柠檬的青涩。来不及吞咽的部分酒液顺着人微扬的脖颈一路向下,坠落,折射迷乱灯光,然后泯灭,蒸发。
酒精在灼烧空气。
他像是得逞一般勾了唇角,加深了吻,轻舐人温暖柔和的口腔内壁,柠檬汁混合酒精,还有只剩下一小部分盐的咸味,以及正如潮水般将整个人包容的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

“I'm back.”言语交错于悠长的吻。

沦陷,坠落,天空倒转,风声自下而上。
在门外另一个世界如此深重的夜里。在咫尺之间的这个世界,在这个人如此深厚的眼里。

就这样溺死在里面是不是也不错。他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里自己的倒影。

“I miss you.”

评论
热度(34)

© 隐喻时期 | Powered by LOFTER